回家的路
自小女赴杭州念书,每至年关,心便早早悬着:春运一票难求。在吉安尚未开通高铁的年月,能抢到一张硬卧或硬座火车票,大有喜极而泣之感。

自小女赴杭州念书,每至年关,心便早早悬着:春运一票难求。在吉安尚未开通高铁的年月,能抢到一张硬卧或硬座火车票,大有喜极而泣之感。生怕孩子在人堆里站十几个小时回老区家中,从钱塘江到赣江,隔山隔水,一路牵挂。

女儿毕业后留在杭州工作,倒箧倾囊为其购一小窝。每每假期一至,便大包小包前往杭州给她洗衣做饭。用时下一句煽情的话来形容: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今年也不例外,待寒假一启动,婆婆自菜园斫了一个大包菜、拔了一大捧蒜苗和四五个白萝卜,又去橘园捉来一只土鸡和土鸭杀了,嘱我带给她孙女吃。于是乎,拖着笨拙的行李箱,以“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的范儿,急急奔赴杭州那个家。所幸,吉安刚开通了高铁,不用再受绿皮车咔哒咔哒一夜的长途煎熬。坐在舒适的高铁车厢里,从包里取出随身带的那本《生活在江南》放在靠窗的座椅上,取出手机对着车窗外一掠而过的绿野郑重拍下一张照片,给它取名为:旅途。

曾经,每一次出发那么不易,每一次归来亦是那般艰难。长达十几个小时的绿皮慢车,而今只需四个小时就可以抵达。拖着箱子,提着鸡鸭和蔬菜,穿过地铁,穿过喧闹街市,顺利抵达杭州的“家”中。妈妈我立刻剁鸡蒸汤,爆炒鸭子。晚上女儿下班归来,就喝上奶奶养的新鲜土鸡汤,吃上家乡的特色菜———血鸭。这是吉安高铁赐予的福气。

阴雨天,小区里的腊梅正吐露花苞,暗香浮动,这是江南的味道。或许杭州是他乡,非故土。但无论在哪里,亲人在的地方就是家。知堂老人在他的《故乡的野菜》里说道:“故乡对于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分,只因钓于斯游于斯的关系,朝夕会面,遂成相识……”每至假期,护犊心切,以一颗饱满的中国式的母亲心在杭州陪伴着初入社会涉世未深的女儿,给予其无微不至的照顾,只想让她每日下班归来,能吃上可口的热饭菜。

杭州的家再温馨舒适,“回家过年”这个传统必不可少。待女儿公司放假,我们得拾掇行囊赶回老家与爷爷奶奶等家人团聚。

年关返家的路,无比艰辛。犹记得去年没抢到票,好不容易托同学替我们找到一个老乡拼车回去。那司机中途几乎不休息,沿途啃点干面包,日夜兼程赶路。仿佛越赶一分,越早一刻进家门,那年就近了一分,亲切一分,温暖一分。走走堵堵,十几个小时之后,终于在夜深人静时分抵达婆婆的庭院门口。一下车,近在咫尺的家园,一霎这般亲暖有味,不由百感交集。

自杭州购了房,早已退休的父母在那里生活,一来可以在“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杭城颐养天年,二来可以照顾小女,让她每日归来有热饭热菜吃,有温暖的灯火守候她。

想想父亲这一生也不容易,幼时因家境贫寒,小学六年级便辍学做工,学过泥水匠、篾匠,19岁那年赶巧参了军,转业到地方后,先是分配到南昌,后来回到兴国、吉安,再后来去了井冈山钢铁厂。父亲在那工作八年,每天上完班后走半小时的山路赶家做农活,耕种、施肥、砍柴,无所不能。每年春节,父亲都要携妻儿返回老家过年,年复一年踏上那泥泞的乡道。经年以后,每逢春节爆竹脆响,我就会想起故乡那条坑坑洼洼的黄泥旧道,积雪的菜园,水牛稻田,圩场的米豆腐,老宅朽木,龙灯爆竹,香烛袅袅。还有炉火上一壶热米酒,醇厚绵甜,让岁月有情有味,旧而不远,贫而不寒。

又逢年关,携小女和七十岁的父母,再一次踏上回家的路。坐上高铁,辗转在拥挤的返乡大潮里,怀着对年的渴盼,奔赴家园。

回家的路上,陌生的城市和村庄甩在后面。青黝色的山脊,寒瘦的田野,空旷的天空流涨着灰白的云层,河水汤汤,山容峻峭,群峰缄默而凝重。这江山之秀而美,风景之整而齐,仿佛平平仄仄的格律,等着归乡人的深情吟唱。寒气拂面不觉冷,犹似白酒直扑肝肠的热烈。我们总是奔波在返乡的路上,一次一次捡拾故乡的旧影碎片,一次一次热泪盈眶。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大圣闹天宫完整版-大圣闹天宫免费-大圣闹天宫在线观看